Columns深度專欄

勇敢的愛

白浪戶外冒險學校創辦人 ─ 闕石原

Description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許多人一想到邊緣青少年,映入眼簾的盡都是一些負面的評價,即使是這些孩子的父母,也都難以對他們找到一絲肯定的價值,無怪乎他們會加入幫派,為尋求認同、接納、滿足自我肯定的需求。


社會大眾近來對這群邊緣青少年問題似乎是比較重視;但更確切的說法是關心他們所製造的問題,甚於關心他們生命的本身,因而找不到青少年問題的核心。其實我們真正面對的是一個可怕的無形巨獸,它是因著家庭功能的破壞、因著教育體制的限制、因著社會價值的混淆,也因著青少年自我意識強烈、血氣方剛,讓這怪獸日益壯大極其恐怖、難以消弭。然而,這群在社會體系邊緣下的孩子,是需要被關懷、被愛、需要有人陪他們走過這段風雨青春。


小偉就是這群邊緣孩子中的一位。突然間離家出走,父母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卻不知如何是好。在深夜12 點裡,我急駛著車子,開向熱鬧的東區,撞球場、泡沫紅茶店、吵嚷的人聲伴著濃濃的煙味,要找他仿佛大海撈針似的。正當我要放棄時,手機響起,竟是小偉打來的。我聽出他的情緒很壞,他告訴我他一個人正在喝酒,我一直和他說話,深怕一掛斷就斷線了,最後他答應讓我去找他,看見他人窩在籃球場的一角,手上還抱著酒瓶,只好先帶他回家。


第二天,帶他和我那兩歲大的女兒上陽明山,在一片海芋花田裡,蟲鳴鳥叫,徐風輕拂,將近一天未闔眼的小偉終於睡著了。望著他的臉龐,想著幾分鐘前他告訴我想自殺。我說:「您父母一定會很傷心,而我也不想幹了!想想花了那麼長的時間陪伴你,結果竟是如此,豈不誤人子弟。」沒料到這小子竟說:「闕老師!你不可以不做,固定陪我、關心我的是你,我發生事情,第一個去少年隊看我的也是你。」並再三質問我:「你怎麼可以不做呢!」


這群遊走在教育體制外、不被接納的孩子,陪著他們走過輕狂的歲月,是何等的艱辛和漫長啊!多年前在香港,上帝透過一群邊緣青少年為我按手禱告醫治我,告訴我「生命本身就該被愛,不是因為你要做什麼才能被愛!」這是我愛的動力。而上帝是我愛的源頭,祂使我能勇敢地愛下去,愛這群活在社會邊緣的孩子。


投入關懷青少年的工作多年,發現到我們的社會只是在用那杯水車薪的資源,以螳臂擋車的力氣來向巨獸宣戰,可想而知所遭遇到的問題是何等的大。盼望有更多的盟友加入,這些資源可以是來自家庭、學校、社會的每一階層,讓我們一起來面對這頭巨獸,否則我們將只能坐視牠更恣意的遍地尋找可吞喫的孩子。讓我們留意身邊還有多少青少年需要我們的幫助,不要讓幫派的肯定及幫助,成為他們唯一的選擇,請「勇敢的愛」他們。